1. <optgroup id="1ss0d"><li id="1ss0d"><del id="1ss0d"></del></li></optgroup>
      <span id="1ss0d"></span>

          黃浦區

          來自百老匯、超越百老匯,《大彗星》會是亞洲音樂劇品牌新標桿嗎?

          來源: 發布時間:2023-11-24




          “《大彗星》,講的是一場戰爭,在莫斯科和圣普德堡兩座俄羅斯城市,在三位貴族青年之間發生的故事?!边@樣一段簡潔的介紹,拉開了即將首度亮相亞洲的國際制作版百老匯沉浸式音樂劇《娜塔莎、皮埃爾和1812年的大彗星》(以下簡稱《大彗星》)發布會的序幕。該劇即將于明年1月13日至3月3日,以全英文的形式連演51場。




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音樂劇《大彗星》改編自托爾斯泰的文學巨著《戰爭與和平》,2016年登上百老匯,以“打破第四堵墻”的表演特色在眾多作品中一騎絕塵。


          此番從美國百老匯來到中國上海,音樂劇《大彗星》超越過往演藝市場常見的原版引進、中文漢化等,而是由中國音樂劇團隊與美國百老匯團隊聯手打造的國際制作版。在中方邀約美方百老匯的編劇、詞作、曲作等原班核心主創加入的基礎上,匯聚國際舞臺劇行業內頂尖的舞美、燈光、音響等主創人才,大膽采用國內跨界時尚設計師操刀服飾,在上海、紐約兩地同時招募唱跳俱佳的音樂劇演員,運用國際化的舞臺創制模式,為亞洲的表演藝術舞臺帶來一部“來自百老匯、超越百老匯”的音樂劇作品。


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和2周前記者在上海大劇院排練廳里見到的彩排相比,演員們之間“火花”更強烈了。一開場,中外28位音樂劇演員就帶來了劇中的開場曲《序曲》。這首被觀眾戲稱為“報菜名”的歌曲,用活潑及巧妙的方式,將劇中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交代得一清二楚。


          音樂監督奧爾·馬蒂亞斯對演員們表現出的實力感到嘆服:“我們只花了一周的時間,就能夠較完整地呈現音樂的部分!等我第二周到達排練廳,所有的演員們都脫稿了,這背后相信大家都付出了極大的努力!”


          對中外演員來說,這也是一段非常難忘的經歷。劇中飾演索尼婭的陳玉婷感嘆,“這是我第一次加入中外合作模式的排練中,就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。我們就像一個巨大的家庭,每個人都真誠對待彼此。我們按照百老匯的標準和速度排練,盡管每天工作任務非常繁重,但是大家的能量非常高,讓我感到有挑戰性的同時更加努力?!?/span>


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《大彗星》罕見地融合了沉浸式和鏡框式兩種演出形式,這在國內演出舞臺上并不多見。舞美設計師吳弼泳突破性地將劇場前排的400個座位拆除,打破鏡框式舞臺的局限,將劇場改造成俄羅斯宮廷舞會的沉浸式現場,四個環形的觀眾池座與舞臺融為一體,使觀眾能在360度環繞的演繹中成為舞臺的一部分。


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視覺藝術家葉子樂此次跨界操刀音樂劇《大彗星》的服裝設計。他將太空感的前衛繪圖融入音樂劇《大彗星》的主視覺之中。他更透露,將為《大彗星》設計近百套戲服和幾百套配飾,觀眾將在演出現場看到與此前版本全然不同的服飾設計。


          能參加中美兩國音樂劇團隊牽頭共同打造的《大彗星》,讓中方導演周笑微感到自豪的同時,又覺得責任重大,“音樂劇以制作為核心,這次創作團隊和演員團隊都由中方掌控操盤,難度很大,也非常了不起。這一版的《大彗星》將是前所未有的!”


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音樂劇《大彗星》的出品人之一、上海大劇院總經理張笑丁說:“始于2002年上海大劇院首度引進西方經典音樂劇《悲慘世界》舉行中國內地首演,音樂劇作為成熟的舞臺文藝樣式及其高度商業化的運作機制,二十余年來已經得到觀眾和市場的普遍認同,其間大劇院扮演的角色也從最初的破冰者,到集培育者、助推者和創制者等不同身份于一身。在業態經營上,成立創制中心聚焦舞臺新創制作,推出音樂劇《卡拉馬佐夫兄弟》中文版。如今以音樂劇《大彗星》為契機,率先進行國際音樂劇運作的新探索,按照商業戲劇的慣例模式吸引投資人加入,借力紐約百老匯的產業優勢,發揮上海大劇院的平臺影響力和品牌號召力,促進中美等國音樂劇的人才交流與文化合作,努力做大以音樂劇為代表的演藝市場‘蛋糕’?!?/span>

          亚洲综合久久精品无码桃花
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1ss0d"><li id="1ss0d"><del id="1ss0d"></del></li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<span id="1ss0d"></span>